您的位置:首页 >> 北大青鸟广州科苑新闻动态 >> 教育观念也要结构调整

教育观念也要结构调整

2010年4月28日 作者:教质部 来源:新民网

      据新华社报道,温家宝总理在一个座谈会上对教育工作提出了四点要求。我认为,其中的第三点特别切合我国当下的实际――“第三,教育要符合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对人才的要求。要立足于现代化建设对人才的实际需要,不断调整专业设置和课程设计,努力培养创新型、实用型和复合型人才,同时要加强爱国主义和理想信念教育,培养学生增强社会责任感,报效祖国,服务社会。”

  我们国家,现在大量需要的,不是高端科学领域的研究人才,也不是坐办公室的白领,更不是靠纳税人供养的公务员,而是具备实际操作技能或服务技能的职业人才。近年来,高校毕业生就业难的问题日渐凸现,有些地区和行业却招不到技术工人。不少有识之士大声疾呼职业教育的重要性,有关部门也给予了一定的重视。但是,与普通教育相比,职业教育仍然处于弱势,无论是国民的观念、还是法律地位和财政预算。不少初中生的家长宁肯让孩子复读一年,甚至留两级,也不愿让他(她)念职业高中或技校。另一方面,出现了有些大学毕业生到技校“回炉”的现象。有的“回炉”者惊呼:“四年大学白读了”;有些技校开设的“大学生班”报名者甚众,甚至要开后门托关系方能就读。

  公允地说,四年大学,并非完全是白读。大学和职业学校的培养方向原本就不同。如果一定要寻找问题的症结所在,只能说,我国的高中教育和高等教育体制出现了某些偏差。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战败国德国的经济能迅速崛起,主要得益于它的双元制职业教育制度――由企业和职业学校共同培养学生。学生在校学理论,在企业学技能,而且是享有津贴的学徒,毕业后即到企业就业。这种教育制度遵循“宽进严出”的原则,培训与考核相分离(学校、企业负责培训,行业协会出题考试)。毕业时必须通过严格的口试、笔试和技能操作,才能获得国家统一颁发的资格证书。

  双元制职业教育制度为德国培育了优秀的产业工人,满足了经济发展对各类专业人才的需求。在德国,职业教育比普通教育和高等教育更受关注,职业学校的基础设施和设备由当地政府提供,教职员工的工资由政府拨款;同时规定一些热门专业实行限额录取,这些专业的种类随着就业市场的供求状况的变化而变化。

  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2006年的统计,德国大学毕业生占同龄人的比例为20.6%,近80%的年轻人接受的是职业教育,并因此走上工作岗位。其中有相当一部分人的知识水平和操作技能达到了发展中国家的大学或大专毕业生的水平。希望子女有一技之长的家长比希望孩子获得高学历高学位的家长更多。有句德国谚语说:“不教孩子技术,等于教会了他偷窃”。

  反观我国的高等教育,但凡有个大学的名头,都可以开设与本校传统专业风马牛不相及的专业。电机学院、工业大学,都有“英语”和“法学”专业;外语学院,也尽可以设“财会”、“商学”专业。有的专业原计划招20个学员,结果招了40个。这些个“大学”,怎能不让人联想起“竭泽而渔”和“急功近利”呢?当然,它们竭的是社会的泽,渔的是一己的利。

  没有普通的职业教育作后盾,再好的高等教育,也无法提高一个国家的产业水平和制造业的竞争力;没有优秀的职工队伍,再杰出的科研成果和智力产品,也不能形成高效的生产力,无法转化为财富。未来社会的竞争是教育的竞争,教育制度既反映了一个社会的价值观,也折射出了这个社会的未来。唐太宗的诤臣魏征说过:“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见兴替;以人为镜,可以知得失。”教育政策的理想目标,是使每个人都有可能获得最理想的、符合个人兴趣的、合格的培养。为了应对金融危机,每个清醒的政府都在着手对原有的产业作结构调整;我们的国民和有关部门的教育观念,是否也应该来一番结构性的调整呢?在结合中国国情的前提下,德国职业教育的成功经验,是否可以拿来呢?
 


阅读:5254

返回前页 返回顶部

技术支持:北大青鸟广州科苑番禺校区

学校地址:广州市番禺区禺山西路933县道(公交车汀根村站往前20米)

版权所有:广州市科苑计算机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粤ICP备16033659号-2

如有问题请点击此处惠赐Email至网管信箱